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tt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tt娱乐

tt娱乐:A股股民变身拆弹专家:2018年的这些雷让人防不胜防

时间:2019/1/2 20:29:10  作者:  来源:  查看:21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8年,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07.17点,下跌到年底的2494.59点,跌幅为24.59%;同期,深圳成指的跌幅则高达34.42%,创业板指也出现了大幅下探,其指数则创下了近五年来的新低。  不过,对于股民而言,其投资损失可能远大于股指跌幅。事实上,2018年,跌幅超过八...
  2018年,上证指数从年初的3307.17点,下跌到年底的2494.59点,跌幅为24.59%;同期,深圳成指的跌幅则高达34.42%,创业板指也出现了大幅下探,其指数则创下了近五年来的新低。

  不过,对于股民而言,其投资损失可能远大于股指跌幅。事实上,2018年,跌幅超过八成的股票数高达15支之多,还有近500支股票的跌幅超过五成。值得关注的是,这些股票出现暴跌,除了因整个股市大环境的影响外,本身潜藏着巨大风险,也是其股价重挫的主要原因。A股股民只要持有这其中的任一支股票,都将损失惨重。

  2019年的A股股民如何躲开地雷,如何让自己变身防弹专家?财联社根据2018年股市地雷类型及其相关分析,希望可以让A股股民避开尚未引爆的地雷。

  东方园林(6.920, -0.04, -0.57%)凄惨发债背后:被政府欠款拖垮的上市公司

  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公布2018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发行结果,原计划2个品种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最终发行规模仅为5000万;被称为史上最凄惨发债。

  这一公告发布后,东方园林股价大幅下跌。事实上,2018年全年,公司股价跌幅高达65.36%。

  东方园林债券之所以无人问津,与其业务模式有很大的关系。

  东方园林主要从事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和全域旅游三大板块的业务,水环境综合治理及全域旅游业务主要通过PPP模式开展。据财报,2018年上半年,东方园林中标的PPP订单数量为36个,中标金额约为339.4亿。

  PPP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合作开发公共服务项目的伙伴关系,公共服务项目包括交通、水利、环保等基础设施,付费模式包括政府付费、使用者付费等。该模式目的在于发挥共同利益的最大化,以便与政府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降低项目风险。

  然而,企业与地方政府合作也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东方园林在财报中直言,近年来,房地产行业景气下滑,而房地产市场是地方政府收入的重要来源,地方政府收支因此受到较大影响,加之国家加强了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清查和整顿,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减少了市政园林建设的投资,同时也影响了公司的收款进度。

  事实上,政府欠款甚至已把东方园林拖垮了。据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东方园林总营收为96.49亿,同比上涨11.74%;净利润为9.75亿,同比上升12.53%。然而,今年前三季,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4272万元,同比暴跌94.09%。

  东方园林经营性现金流暴跌,主要与其巨额应收账款有关。据财报,截至2018年9月底,东方园林应收账款高达99.76亿,与上年底相比,大涨33.52%;应收账款增速远超营收增速。目前,应收账款占东方园林净资产的比重高达82.31%。下图为财联社根据财报绘制的东方园林历年应收账款走势:


  与此同时,东方园林的财务费用出现大幅攀升。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财务费用高达5.11亿,同比暴涨83%。公司第一大股东—何巧女(截至2018年9月底,持有公司11.13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41.52%),将其所持的90%以上的股权质押。

  今年10月中旬,北京证监局发函称,建议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今年12月,为补充公司资金流动性,东方园林第一大股东—何巧女出让5%股权给国资。然而,如果政府拖欠款迟迟无法解决,则东方园林股价将很难有所起色。

  其实,2018年,包括蒙草生态(3.910, 0.02, 0.51%)、兴源环境(3.540, 0.01, 0.28%)等在内,多只PPP概念股股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大跌。

  目前,中央正不断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监管。2018年12月底,审计署就在《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整改情况的报告》中提到,对一些地区违规举债或提供担保问题,3个地区通过财政资金偿还或项目市场化运作等纠正14.32亿。

  在此背景下,PPP项目正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光大证券(8.750, -0.02, -0.23%)在研报中就称,向社会资本方承诺最低收益的PPP项目会形成隐形债务,因为其风险分担机制不合理,让地方政府承担了过多的风险,应重新签订合同取消对最低收益的承诺,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转化为企业债务。由此来看,2019年,对于PPP相关概念股而言,股民仍需谨慎投资。

  白马股一夜变身:亮眼财报背后陷阱重重

  2018年12月底,康美药业(8.290, -0.92, -9.99%)股价收报于9.21元,与年初相比,跌幅高达58.39%,千亿市值的康美药业目前市值已不到460亿。公司股价暴跌,主要源于投资者对其财报的质疑。

  据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康美药业总营收为254.28亿,同比上涨30.31%;净利润为38.47亿,同比增加22.1%。事实上,近年来,康美药业业绩表现极为亮眼。2010—2017年,公司总营收由33.09亿增长到264.77亿;大涨700%;同期,净利润也由7.16亿增加到41.01亿,涨幅为472%。

  但是,在业绩大涨的背后,公司财务费用的攀升却更加迅速。据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康美药业财报费用高达10.99亿,同比暴涨63.56%。下图为财联社根据财报绘制的康美药业历年财务费用走势:


  然而,在大规模借款的同时,康美药业的财报却显示,公司拥有大量现金。康美药业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其手持现金高达377.88亿;而根据2017年年报(2017年底,其货币资金为340.62亿),公司受限的货币资金为8868.52万,这意味着,其大部分货币资金处于可自由支配的状态。拥有大量的货币资金,却要付出高额代价融资,这真的合理吗?

  此外,康美药业账上巨额的存货资产也令人担忧。截至2018年9月底,公司存货为184.5亿,康美药业的存货主要为库存商品、消耗性生物资产、开发成本和开发产品等;其中,库存商品和消耗性生物资产的占比较大。以2017年为例,该年,公司存货总额为157亿,库存商品为74.96亿,占比为47.74%;消耗性生物资产为32.54亿,占比20.72%。

  财报显示,作为康美药业重要存货之一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主要是公司自行种植的人参、林下参等。而人参、林下参等生长周期长,且易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近年来,国内多家上市公司财报造假与生物性资产减值有关。

  事实上,康美药业的资产减值已开始大幅增加。据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1.44亿,同比暴涨360.9%。

  不只康美药业,龙力生物2017年11月底前,公司营收和利润表现都很亮眼,资产负债率也不高,但是,公司的财务费用却很高。

  2017年12月,龙力生物突然发布公告称,其已出现债务违约;其后,公司发布资产重组公告,并停牌。在经过长达四个多月的停牌后,公司复牌,其股价连续出现22个跌停的现象。

  除了一些特定的行业外,高额财务费用本身就说明了公司存在一定的压力,在去杠杆的背景下,这些公司极有可能一夜之间变身。据财报,截至2018年9月底,晨鸣纸业(5.580, -0.03, -0.53%)、厦门国贸(6.980, 0.00, 0.00%)、比亚迪(49.170, -1.83, -3.59%)、云天化(4.930, -0.08, -1.60%)、中原高速(3.610, -0.06, -1.63%)、同方股份(10.010, 0.28, 2.88%)等存在着财务费用高企的问题。

  退市规则发威:2018年5股遭强制退市,56万股民被坑杀

  2018年7月,长生生物狂犬疫苗造假持续发酵,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一时之间群情激愤。从7月16日起,公司股价就进入跌停模式,前后一共经历了36个跌停,创下A股史上最长的连续跌停纪录。截至退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长生生物收报3.94元/股,年内跌幅高达72%。

  长生生物股价暴跌与证监会修订退市制度有很大的关系。2018年7月底,证监会对退市制度进行了修改,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明确了上市公司涉及到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决定。与此同时,疫苗案调查细节曝光,退市矛头直指长生生物。

  2018年12月,ST长生发布公告称,深交所拟对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ST长生主要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疫苗,情节恶劣,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触及了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据此,ST长生将会是A股历史上首家因涉及“五大安全”领域重大违法而遭强制退市的公司。回观2018年全年,“退市”二字无疑是漂浮在A股市场上空的一朵乌云。今年以来,除了ST长生外,吉恩镍业、昆明机床、烯碳新材、中弘股份等公司同样遭到强制退市;此外,金亚科技(0.770, 0.00, 0.00%)(维权)、*ST百特(1.310, 0.00, 0.00%)(维权)也启动了强制退市机制。这是近10年以来,退市股最多的一年。下图为财联社绘制的2018年遭强制退市的5家A股上市公司:


  根据Wind的最新数据,今年退市的5家上市公司股东总户数为56万户,这意味着有众多投资者已经被“坑杀”。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已经被宣告退市的公司之外,A股市场上仍有多家公司存在被退市的风险。Wind数据显示,今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公司有近70家,其中ST华泽、ST海润、 ST上普、ST众和等四家公司因连续三年亏损已被暂停上市,ST保千、ST云网、*ST成城(4.770, 0.10, 2.14%)等9只股票预计年报续亏。随着A股退市制度的完善和执行的趋严,2019年,A股股民在投资存在退市风险的股票时需格外小心。

  上市公司成提款机:大股东疯狂掏空公司

  2018年,保千里收于1.20元/股,与年初相比,公司股价跌幅高达87.85%。2018年,保千里股价是以连续跌停的方式开始,最终连续跌停数达29个之多。

  保千里股价持续下跌,主要与公司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有很大的关系。2014年,保千里通过借壳中达股份成功上市。上市后,保千里就开始疯狂融资,2016年,保千里通过定增,募资19.88亿;2017年初,公司又发行了12亿债券;此外,公司还多次向银行借款。据财报,短短两年多时间,保千里融资金额就达到了90亿以上。

  保千里用筹得的资金,大量对外投资。2016年,保千里的重大股权投资额为19.78亿;2017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18.5亿;据财报,两年多时间,保千里对外股权投资额已高达45亿。

  但是,这些股权投资,实际上却是大股东在掏空上市公司。2017年11月,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2017年对外投资收购的楼通宝、安威科等公司虽然拥有技术研发能力和少量生产经营,但估值仍有虚高的嫌疑,原董事长庄敏存在涉嫌以对外投资收购资产为由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A股中绝不止一个保千里,财联社曾写过《又一个保千里?美丽生态(3.280, 0.02, 0.61%)(维权)16亿收购公司 两年后减值10亿》,《康芝药业(5.960, -0.04, -0.67%)股价暴跌八成背后:大股东花式掏空上市公司 连自家员工也坑》等相关文章。2019年的A股股民,还需高度警惕存在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

  并购引发的惨案:商誉减值让投资者血本无归

  2018年底,金龙机电(2.910, 0.02, 0.69%)股价收于2.89元,年内跌幅高达79.2%。更引人关注的是,金龙机电股票于2017年11月27日停牌,在今年5月15日复牌后,公司股价连续跌停,跌停个数达6个之多。

  受到股价持续下跌的影响,2018年7月,金龙机电“成长1号”员工持股计划触及强制平仓线,且其未能通过补缴资金等方式恢复权益比例。

  根据金龙机电11月28日的一则公告显示,7月10日至7月24日期间,长城证券(9.770, -0.14, -1.41%)将“成长1号”员工持股计划持有的公司728万股股票强制平仓。由于平仓处置所得金额不足以支付长城证券向成长1号提供的融资本金以及固定收益,故长城证券对上市公司、公司原董事长金绍平、金龙集团提起诉讼。

  在这则公告背后,是金龙机电的员工持股血本无归的残酷现实,而其祸首则是商誉减值。

  金龙机电一度被投资者视为创业板的白马股,公司净利润在2015年创下3.27亿元的历史新高,股价也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涨逾4倍。事实上,直到2017年10月底,金龙机电发布的三季报还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3.07亿元,同比大涨116.97%。然而,2018年4月,金龙机电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出现了4.19亿的巨额亏损,其中商誉减值计提2.22亿元。下图为财联社对金龙机电2017年财报的截图:


  2014年,金龙机电高溢价并购博一光电和甲艾马达,形成商誉2.82亿元和3.55亿元。2017年,公司又以11亿元现金收购兴科电子,彼时兴科电子的账面价值为4.48亿元,由此金龙机电在并购中再次产生商誉6.52亿元。然而,三年内甲艾马达仅贴线完成了业绩承诺,博一光电的业绩承诺只完成了82.4%,兴科电子更是在被收购一年之后就出现了亏损。

  巨额商誉带来的巨额减值直接拖垮了公司业绩,在今年的三季报中,金龙机电对商誉计提减值准备5.83亿元,导致公司在2018年前三季度的亏损额高达15.54亿元。连同2017年的亏损,金龙机电在两年内巨亏近20亿元。下图为财联社对金龙机电2018年三季报的截图:


  巨额商誉减值-业绩巨额亏损-股价出现暴跌,这样的故事,在A股已不断在上演了。今年以来,就有南京新百(8.900, 0.12, 1.37%)、宁波东力(2.820, 0.12, 4.44%)(维权)、坚瑞沃能(1.350, -0.01, -0.74%)等多家上市公司由于商誉减值而致股价遭受重创,商誉减值已经成为股价下跌的黑天鹅。

  2014年至2016年是A股公司外延式并购的高峰期,并购的业绩承诺期一般是三年左右,2018年和2019年很多公司都将面临很大的商誉减值风险。

  据Wind数据,截至目前(2018年12月24日),有122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年年报业绩预告,其中有31家业绩预告为预减或亏损的公司在变动原因中提到了商誉减值风险。下图为财联社根据公告绘制的2018年业绩预告中涉及商誉的31家预减或亏损公司列表:


  在这31家上市公司中,恒康医疗(3.490, 0.05, 1.45%)、联建光电(5.510, 0.01, 0.18%)(维权)、天神娱乐(5.270, 0.03, 0.57%)、佳云科技(4.230, -0.07, -1.63%)以及聚力文化(4.640, -0.02, -0.43%)5家公司商誉占净资产比重在六成以上,宁波东力、雏鹰农牧(1.540, 0.04, 2.67%)、恒康医疗、拓维信息(4.280, 0.06, 1.42%)以及猛狮科技(6.300, -0.01, -0.16%)5家公司预计2018年亏损在10亿元以上。

  股权高质押风险凸显:纾困基金能否纾困仍需拭目以待

  2018年6月1日,康得新(7.240, -0.40, -5.24%)(维权)股票闪崩跌停。随后,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事项,公司股票从6月4日起停牌。11月6日,康得新复牌,连续两日跌停。截止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康得新报收7.64元/股,年内累计跌幅达到65.45%。

  其实,在此之前,康得新一直被认为是A股市场中的白马股。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公司的业绩表现一直都很亮眼。2008年至2017年,康得新总营收由2.6亿元增长到117.89亿元,净利润则由2861万元猛增到24.74亿元,涨幅高达85.47倍。在此背景下,康得新的股价不断上涨。从2010年上市至2017年底,公司股价涨幅高达20倍以上。

  不过,从现在来看,康得新业绩的高速增长,是不断加杠杆扩张的结果所致;而在2018年国家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康得新就快速陷入了流动性危机。

  2018年12月,国际债券评级机构穆迪下调康得新的评级至B3,评级展望为负面。早在2018年8月,穆迪就曾将康得新评级从Ba3下调至B1。穆迪副总裁、高级信用评级主任全佳称:“评级下调反映了穆迪对康得新最大股东流动性状况恶化,且股票质押率居高不下,并导致康得新再融资及控制权变更风险加大表示担忧。” 

  Wind数据显示,康得新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超过90%已经被质押。其中,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持有康得新8.5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5%,累计质押股份7.89亿股,质押率高达92.63%;二股东中泰创赢持有康得新2.736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75%,累计质押股份2.7417亿股,质押率高达99.93%。

  事实上,这样的公司在A股市场上并不在少数。胜利精密(2.320, 0.00, 0.00%)、大族激光(29.310, -1.05, -3.46%)、银亿股份(3.020, -0.10, -3.21%)、永太科技(6.970, -0.02, -0.29%)等多家上市公司,都存在由于大股东高质押的现象,这些公司股价均在2018年出现了较大的跌幅。

  不过,在A股市场普通存在高质押,且多家上市公司面临爆仓的背景下,中央和地方政府开始积极介入,意图化解这一风险。


  2018年11月,康得新发布公告称,为了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康得投资集团与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6.750, 0.05, 0.75%)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元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此外,胜利精密、永太科技也都已获得纾困基金。

  值得关注的是,在整个股市持续低迷,尤其是外围股市风险尚未完全释放的背景下,A股高质押且面临爆仓压力的公司不减反增,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纾困基金,能否解救如此庞大的高质押公司,还需拭目以待。2019年,A股投资者在遇到高质押公司时,仍需谨慎。

  世上没有救世主,A股股民要做自己的救世主!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tt娱乐)